法律热线:13590710723
法律热线:0760-86369929
网址:www.guduls.com
电邮:13590710723@qq.com
地址:中山市三乡法庭斜对面(中山市三乡镇雅居乐花园柏丽广场G幢A81号)

沟通互动

当前位置: 首页 > 沟通互动

线上做副业,如何避免“网赚”变“网赔”

作者:   日期:2024-04-22   浏览:195

阅读提示

数字经济带动下,基于互联网平台的副业五花八门。然而不少网络副业背后却深藏套路,让务工者副业变“负业”。专家提醒,务工者想赚钱要靠努力奋斗去获得,不要抱有侥幸心理。同时建议,网络平台对其发布的内容要进行信息审查、相关部门要形成合力保护务工者权益。

直播助力、短视频剪辑、有声书配音、短剧推广……数字经济带动下,基于互联网平台的副业岗位五花八门,让人眼花缭乱。声称零门槛、上手快、不受地域限制,吸引不少务工者想利用业余时间通过网络副业来增加收入。然而,记者采访发现,不少网络副业背后却深藏套路,务工者不仅没赚到钱,甚至还背上了消费贷。

花样翻新:“网赚”变“网赔”

老家广西的邓女士在天津从事护理工作,想通过副业补贴家用。3月12日,她刷到一个直播助力的副业兼职:完成相应的助力金额并晒图,就可按比例获得佣金。邓女士被拉进任务群后,第一单完成了100元的任务,获得了25元的收益。随后,群里所谓的带教“老师”又表示,邓女士抢到了一个3000元的助力任务,并把她拉进一个只有4个人的助力群,完成后可拿到30%~40%的收益。

“对方突然说我操作失误,连累其他三人投进去的助力金额拿不回来,只能再追加任务,才能取出钱来。”在群里几个人的轮番劝说下,邓女士投了三次助力任务,共计13万元。“回头想想,当时群里的人应该都是一伙的,合起来演戏骗我。”发现被骗后,邓女士选择了报警。

邓女士的遭遇并非个例。多位有过找副业被骗经历的受访者表示,如今的线上副业五花八门的,但很多都是骗人的,且套路基本差不多,“要么让你先交钱入会,要么让你刷单。”抄书变现要先交999元买软件,而实际上发布在自媒体平台上的抄书视频,几乎赚不到收益,还有侵权的风险;居家客服本质上和刷单骗局一样,诱导下载仿冒官方的APP,诱导求职者充值更多资金,完成所谓的“任务”就能提现。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法学院副院长张冬梅教授认为,快速发展的网络平台提供了越来越灵活的劳动用工方式,但在网络平台寻找副业过程中也面临个人信息泄露、消费者权益受损、遭遇诈骗等风险。“一些副业可能涉及违法行为,如参与非法集资、传销活动或帮助他人进行洗钱等。这些行为不仅可能导致经济损失,还可能涉及刑事责任。”

套路重重:想找副业先听课

“无门槛0元学”视频剪辑、免费帮助开通“橱窗”、无偿干货分享短剧写作……看到这样的宣传,寻求副业的你是否也动心了呢?

记者调查发现,社交平台、短视频平台等网络平台不少人分享自己通过哪些零门槛、好上手的副业获得了不错的收入,并加上亲身经历增加可信度,实则是为了通过私信、拉群等方式宣传副业培训课程。

在广西工作的90后小杨就遭遇了这样的套路。想要找一份副业的小杨在社交平台刷到了一个有声书配音兼职的广告。加了好友后,对方先是让小杨听一节免费的直播讲座。“讲了一些配音的小知识点,然后就开始卖课,并展示一些优秀学员的收益案例。”小杨发来的直播截图显示,配音班课程原价学费8750元,交100元定金即可享受优惠和福利,学费5960元,永久直推兼职就业渠道,并赠送价值3980元《声乐》录播一套。

直播间里上头的热闹气氛、只有前5名交订金的才能获得优惠的宣传,头脑一热的小杨交了报名费,并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开通了分期付款。

听了两节直播课后,小杨发现讲的都是很基础的元音辅音知识,所谓的边学边接单也没有兑现。想要退课的小杨却遭遇了“踢皮球”:“之前联系的老师让我去联系另一个负责退款的工作人员,但是对方一直联系不上。”

据爱企查显示,小杨报名的培训机构经营异常,并有一条风险提示。记者在黑猫投诉上搜索发现,涉及该机构的投诉有41条,包括虚假宣传、诱导消费、引导分期贷款、霸王条款等投诉内容,最新的一条投诉日期为3月7日。

记者在社交平台搜索到不少有声书配音、短视频剪辑等兼职广告,发现套路与小杨遇到的基本一致:在听免费课过程中“讲师”开始推销课程并诱导开通消费贷。

破除陷阱:多方共治强化监管

近来,在做副业过程中遭遇诈骗的案例屡见不鲜。四川蜀安律师事务所律师石国力告诉记者,在他接触的案例中,直播带货、店铺代运营、宅商等副业项目逐渐增多,其实合同中存在很多陷阱,“所谓直播带货项目,其实运营公司赚取的就是求职者投入的这些资金,带货本身无法实现收益。”

老家在四川南充的外卖骑手杜杨虎曾经把在短视频平台做博主当副业。“现在看的人少了,几乎没有什么收益。”他表示,经常能刷到教学直播带货、视频剪辑的视频,“不会再相信那些所谓的交钱学课程广告”。

石国力提醒广大劳动者,找副业或兼职时,先考虑公司是以帮人赚钱作为宣传骗钱,还是真的可以实现兼职?最简单的判断标准就是:如果项目能赚钱,为什么需要推广该项目以吸引其他人参与并收费来赚钱?所以想赚钱还是需要一步一个脚印,靠自己努力奋斗去获得,不要抱有侥幸赚钱的心理。

在张冬梅看来,破除“副业培训”陷阱是一个综合系统工程。一方面,须强化平台审查责任。如果网络平台对其发布的内容信息审查不严损害求职者的利益,平台需要承担连带责任。另一方面,公安、市场监管、网信部门要形成合力,保护相关主体权益。同时,劳动者个人也要提高自我防范能力,警惕免费或低价课程的诱惑,“一旦发现自己掉入了副业培训陷阱,要及时向相关部门投诉举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此外,张冬梅还提醒,劳动者要正确处理主业和副业的关系。在劳动者能够按照劳动合同履行主业劳动义务的前提下,休息时间可以从事副业。但一定要注意,副业不能影响主业。如果副业影响了主业义务的履行,劳动者可能要承担一定的法律后果,甚至可能会被解除劳动合同。